全面提升信用浙江建设水平

2019年06月21日 19:44:42
来源: 《今日浙江》 作者: 袁家军

  信用浙江建设是集成创新的系统工程,是基础性破题性的工作。全省各地各部门要统一认识、迎难而上,以勇立潮头的精神状态把责任担当起来,主动找到自身在信用建设工作中的定位,集中力量把自己的事情做好,一步一个脚印推进信用浙江建设。

  深刻认识加快打造信用浙江的重大意义

  这是率先落实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的浙江行动。党中央、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信用建设。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,“推进诚信建设制度化”,“强化社会责任意识、规则意识”。习近平总书记先后4次主持召开中央深改组(深改委)会议,专题研究信用建设工作。总书记指出,要加强政务诚信、个人诚信体系、电子商务领域诚信和科研诚信建设,加快完善社会信用体系,形成褒扬诚信、惩戒失信的制度机制和社会风尚。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,作出“健全社会信用体系”“完善失信联合惩戒机制”等具体部署,为我们提供了遵循、指明了方向。我们要坚持“中央有部署,浙江有行动”,以“三个地”的政治站位和责任担当,深入践行习近平总书记赋予浙江的新期望,以加快打造信用浙江的实际行动,率先把党中央、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不折不扣贯彻落实到位。

  这是我省“两个高水平”建设的重要基石。浙江是先发地区,信用体系建设起步也比较早。2002年,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明确提出建设信用浙江。此后,历届省委、省政府一以贯之纵深推进信用体系建设,信用浙江建设取得了明显成效,特别是浙商形成了规则意识、诚信品牌。当前,我省人均GDP达到1.49万美元,信用体系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更加突出,加快打造信用浙江完全符合经济规律。省委、省政府把信用浙江建设作为当前重中之重的任务,努力提升社会信用水平,推动社会进步,为我省高水平全面小康、高水平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提供坚实保障。

  这是全面深化市场化改革的头号工程。全面深化市场化改革,根本目的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激发市场、企业、大众的活力,增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,增创市场有效政府有为企业有利百姓受益的体制机制新优势。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,对于完善市场经济体制、规范市场秩序、降低交易成本具有重要作用,也是政府职能转变、简政放权、放管结合的必要条件,做到“事前管标准、事中管达标、事后管信用”,以更精准的“管”保障和推动更大幅度的“放”,因此必须放在首要位置来抓。

  这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支撑。信用状况是一个地区现代化水平、综合实力和竞争力的重要标志,也是区域治理的重要依据。我们把信用浙江建设作为政府数字化转型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,是因为信用体系与各个层级、各个部门都密切相关。目前,信用平台的打造已经基本完成,下一阶段重点是把信用深入治理的方方面面。依托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,利用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技术手段,能够实现信用建设和政府治理、经济治理、生态治理、社会治理的深度融合,从而提高治理的预见性、精准性、有效性。

  信用浙江建设处在发展的关键阶段

  2016年以来,浙江按照信用531X工程的顶层设计,推动社会信用体系的“四梁八柱”加快形成,信用浙江建设进入体系化、标准化、数字化的新阶段,取得了明显成效。

  “5类主体”实现全覆盖。对企业、自然人、社会组织、事业单位和政府机构等5类主体全面开展公共信用评价,建立信用档案,目前已覆盖企业239万家、18岁以上户籍人口4233万人、社会组织5.4万家、事业单位3.4万家、政府机构4853个,基本实现了“全覆盖、无死角”的目标。

  “3大体系”加快健全。公共信用指标体系标准化程度不断提高,全省法人和其他组织、个体工商户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实现100%赋码,在此基础上编制公共信用信息目录,涵盖46个省级部门的169个信息项、2648个数据项,目前纳入信用档案数据1.04亿条。信用综合监管责任体系业务协同能力不断增强,59个各级政府办事系统完成改造,806项事项具备公共信用信息应用条件、占总数的53.9%,30个省级部门和10个设区市(除杭州外)已开展信用协同应用, “事前管标准、事中管达标、事后管信用”的全流程闭环监管体系初步形成。公共信用评价及信用联合奖惩体系运行基础进一步夯实,研究制定公共信用评价指引、守信激励与失信惩戒措施清单,归集红黑名单信息349.9万条,其中红名单2类232.7万条、黑名单22类117.2万条。

  “1个平台”功能初步形成。按照政府数字化转型通用性、泛在性模块的功能定位,加快推进全省一体化的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建设,建成公共信用信息库和业务协同、数据共享、信用产品、信用工具等核心模块,在“浙里办”“浙政钉”上线查询功能,成为精准监管和联合奖惩的重要支撑。

  “X项应用”有序推进。以行政领域应用为突破口,在政务服务系统设置信用信息共享接口,推进公共信用信息与政务服务事项深度融合。同时,公共信用信息在金融服务、社会民生等领域的多样化应用不断拓展,金融机构服务效率进一步提升,群众和企业获得感不断增强。

  同时也要看到,信用建设工作中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。我们要按照“信用浙江是深化市场化改革的浙江贡献”这一定位,付出更加艰苦的努力,集中力量拿到信用体系建设的成果。

  全面提升信用浙江建设水平

  2019年的省政府工作报告和省政府第三次全体会议,都对信用浙江建设作了重点部署。要围绕定性定量相结合、跳一跳够得着的目标,狠抓各项工作举措落地,扎实推进信用浙江建设。2019年工作的总体目标是:“1个平台”上半年全面建成,“3大体系”主体框架构建完成,政府和社会协同应用全面推进,诚信环境更加健全,信用成为区域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手段和方式。要突出抓好以下7项重点工作:

  信用平台要尽快上线。全省一体化的公共信用信息平台,要确保如期建成试运行,全面进入应用阶段。信用查询、联合奖惩、信用修复、异议处理、日志监测、统计分析等核心功能要全面建成、上线运行,并通过“信用浙江”网以及“浙里办”“浙政钉”等开放使用。要打通平台与各地各部门业务系统的数据流、业务流。2019年,平台拟打通32个省级部门的52个系统、11个设区市及所辖县(市、区)的159个系统。信用信息数据的归集和共享质量要加快提升,要细化数据需求,尽快制定出台《浙江省公共信用信息目录(2019版)》;相关部门要对照目录,及时、规范、完整提供有效信用信息,确保如期实现信用数据应归尽归。

  综合监管要扩面。按照“全覆盖、无死角”的要求,逐步扩大信用主体评价监管的覆盖面。特别要注重信用信息数据的有效性。一方面,每一类主体的信用数据要及时更新,每年能更新多少,要制定工作计划。另一方面,要以获取信用数据为目的倒逼部门监管服务水平提升,增强对市场主体和各类组织的监管能力。监管对象上,企业信用要覆盖工商在册的所有企业,健全个体工商户信用监管工作机制;个人信用要覆盖全省18岁以上常住人口;政府信用要覆盖省市县乡各级政府及其组成部门、直属机构;社会组织和事业单位的信用,既要覆盖我省的机构和单位,也要覆盖全国性的单位和组织在我省的分支机构。监管内容上,要在监管违法犯罪、行政处罚、表彰嘉奖等公共信用信息的基础上,探索金融行为、合同行为等信用信息的归集和评价。

  政府信用要做表率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政务诚信对其他社会主体诚信建设具有重要的表率和导向作用。加快打造信用浙江,政府必须率先垂范,完善守信践诺机制,把依法行政、阳光行政作为基本要求,重点治理危害群众利益、损害市场公平交易等政务失信行为,不断提升各级政府诚信行政水平和公务员诚信履职意识。一要强化政府失信记录和失信惩戒。梳理一批政府“说到没做到”、承诺不兑现的典型案例。二要探索建立政府信用建设长效机制。研究提出以“说到做到”为重点的政府诚信指数模型,评价结果定期公开发布,强化政务诚信监督,倒逼各级政府守信践诺。三要以信用建设推动政府职能转变。建立以信用为核心的综合监管体系,发挥信用在政府履职中的全过程监管作用,推动工作流程再造,实现跨部门高效协同。

  企业信用平台与金融服务平台要对接。企业信用监管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点,金融信用是企业信用的核心。企业信用平台的数据,既要包括税务、市场监管、金融、生态环境、海关等政府各部门的信用信息,更要与各类金融服务平台对接打通,实现信用信息共享。一是与全省金融风险“天罗地网”监测防控系统对接,重点加强对非法集资、互联网金融、民间借贷等高风险金融行为,以及逃废债等金融违法犯罪行为的监测、预警和处置,确保不发生区域性金融风险。二是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系统对接,方便银行为信用等级高的企业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,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。

  评价奖惩机制要运行。信用建设要落到实处,必须以有力的奖惩手段强化主体的感受。其中,守信激励是正面引导手段,失信惩戒是反面约束手段,都要合理运用。一方面,要不断创新守信激励手段。对诚信政府,优先列入年度考核优秀行列。对守信企业,在事项办理、要素保障、融资服务等方面给予更大支持。对守信个人,要在交通、办事、旅游、金融等方面提供特色化多样化的便利服务,使诚实守信的便利看得见、用得到、传得开。另一方面,要开展失信问题专项治理。针对失信问题突出的安全生产、食品药品、环境保护、社会办医办学、互联网金融等重点领域开展专项治理,加大惩戒力度,提高失信成本,打造不敢失信、不能失信、不愿失信的社会环境,推动社会进步。

  信用信息应用要强化。应用是信用信息的生命力所在,也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落脚点。现有的应用还是粗线条的,省级各部门要在拓展应用领域上做文章,加强谋划、设计、探索,推出一批应用试点,形成一批成熟的应用产品。首先要在行政领域率先突破。要把信用信息作为行政行为的重要依据,实现政府履职和信用应用深度融合。要率先在审批服务、行政监管、公共服务、公共资源交易、政务事务等领域取得突破,省级有关部门要承担起主体责任,配备相关技术力量,实现对接一个、做成一个、应用一个。其次要不断开辟市场化应用新领域。扩大公共数据开放,支持相关企业和专业机构深入挖掘公共数据,开发可靠、管用、好用的信用产品,满足市场主体的需求。加快培育信用服务经济,扶持一批有从业资质、有实力深耕信用服务市场的企业,支持其打造信用信息应用的新场景、新模式。

  制度体系要边深化边实施。制度体系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根本保障,要在运行中不断迭代、不断完善。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和我省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条例的规定,对照国家44个部门的信用联合奖惩备忘录,细化研究制定我省的信用法规和标准体系。一要优化信用评价制度。按照“做成白盒子”的要求,结合数据共享和应用反馈迭代完善评价方法,不断提高评价区分度和评价结果的科学性。编制出台《五类主体公共信用评价指引(2019版)》。二要健全红黑名单制度。省级有关部门要加快建立完善本部门的红黑名单,明确认定标准,确保红黑名单列入、移出、披露合法合规。加快建设全省统一的红黑名单库,实行动态管理,确保红黑名单信息及时更新、共享。三要构建“1+3”信用应用制度体系。“1”就是在全省层面开展公共信用产品应用的指导意见,“3”就是梳理形成3张清单,即省市县信用信息应用系统清单、省级部门权力事项清单、信用联合奖惩措施清单,明确信用信息使用的边界和方式。同时,要积极配合做好“信用长三角”建设工作,大力弘扬诚信文化,构建良好的区域信用环境和社会诚信氛围。

  信用浙江建设是一项长期任务、系统工程,要建立健全齐心协力抓落实的工作机制。省发改委要发挥好牵头作用,进一步细化工作任务清单,明确任务表、责任表、时间表,层层压实工作责任。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要提高认识、密切协作、通力配合,进一步完善信用信息归集共享机制和协同应用机制,全力推进本部门业务系统与全省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对接贯通,坚决打破“信息孤岛”。要结合实际不断创新工作机制,健全抓工作的“四大体系”,形成说一件、干一件、成一件的“滚雪球”效应。

  (作者:中共浙江省委副书记、省长。本文摘自袁家军同志在信用浙江建设领导小组会议上的讲话)

标签 - 信用浙江,信用体系,社会进步
网站编辑 - 王慧
人体艺术偷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