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旅游不再是“门票+凉皮”

2019年06月21日 15:37:19
来源: 《当代陕西》 作者: 记者 刘甜甜

  未来,朱家湾的乡村旅游不再是门票+凉皮,而是常住+享受

  当成千上万的游客,挤到村里就为了一睹千年银杏树的风采;当数以万计的城里人,为了油菜花香踏破铁鞋,乡村旅游正成为一个诱人的大市场。

  在乡村振兴的大环境下,受多路资本和政策的加持,乡村空心化、老龄化、边缘化的焦虑终于迎来柳暗花明。

  距离西安80公里的柞水县朱家湾村,正敞开门户,迎来了革新与再生。这个486户的小村,十年前还穷得叮当响,乡村旅游兴起,刷新了产业模式,激活了朱家湾的一草一木。

  小村名气大了,成了一个品牌,全村216户农家乐,日接待能力近6000人。2018年,人均纯收入1.7万元。

  乡村长期贬抑的价值被发现

  春暖花开的季节,站在自家的二层小楼上,“80后”郑传家望着村里开始增多的游客,至今也不敢相信,自己读了四年的大学真的“白读了”。

  就在10年前,郑传家一家还生活在河流旁的土房子里。在他的记忆里,连绵的山脉,总是铁青着脸,给朱家湾的存在感打了零分。虽然地处柞水至西安的必经之路,但原名“老林乡”的朱家湾,曾是人们眼中名副其实的深山老林,像一处失落的乡野。

  村民们,除了侍弄山里的土地,就是出去打工。山地很“薄”,种下一粒种子不见得能产出一粒粮食;打工也是干苦力,透支着身体健康不说,还赚不到钱。

  2007年,高速公路的开通,让这个小村迎来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车流和人流,一时间,人潮如涌、景点爆满、土特产脱销。

  最热闹的一天,村里来了68辆大巴。但逛逛景区、吃吃凉皮,人们扭头又走了。“一定要让游客留下来!”起初,先是县委敏锐察觉到,这是朱家湾改变的机会,便明确了鼓励村民发展农家乐的政策,免费发放两套餐具,免费对房屋的外立面进行改造。

  “就是这样,还是没有人干。”郑传家说,一向“抬头看天爷,低头看脚尖”的村民,贫困久了,就有点淡漠。而他不一样,在外面跑惯了,眼界就开阔了,全民旅游正悄然形成趋势,醒的晚就要落后于人了。

  郑传家既不想让恒定的贫困成为自己的宿命,也不想让大城市的工作绑架了自己,他辞了工作选择回家,就是为了大干一场。

  学习经营管理知识、请厨师、购置桌椅板凳,准备了不到半年时间,红庙河农家乐正式开张。

  “眼疾手快”的郑传家第一年就赚了10万元。村民看到了,自然眼红,有上门咨询的,也有自家厨师“单飞”的。几年间,朱家湾的农家乐就如雨后春笋般兴起,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  “这两天有个700人的企业来搞团建,你们家也安排一下住宿。”2018年5月,就是那个“单飞”的厨师打来电话,请郑传家帮忙接待游客。

  离开嘈杂的城市,向乡村出发。看惯了钢筋混泥土,听惯了汽车喇叭,有着无数人记忆原点的乡村,正成为人们缓解压力的好去处。

  夏夜凉爽,农家乐也慢慢开始上起了夜班,三五结对开启烧烤模式,再配上音响话筒,歌声能响彻山间。相比于以前的致富靠赌、治安靠狗,村里人如今也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求宁静、求开心、求清凉……来村里玩一天也罢,住几个月也罢,朱家湾沉潜的价值正被发现,多样的功能正被认识。

  时至今日,朱家湾的农家乐还在以每年20多家的速度增长,但即便是贫困户一年也有五六万元的收入。

  “保姆式”服务为乡村旅游加分

  从酱油、料酒和各种调料制成的卤水中捞出鱼片,裹上一层鸡蛋清,炸至酥脆,加上魔芋、粉带翻炒出锅,将鱼头鱼尾摆盘,浇上一点卤汁,一道“片片鱼”就上桌了。

  深冬,进入旅游淡季。在厨艺交流会上,春花嫂分享了自己新研究的一道菜。在座的没有别人,都是春花嫂带出来的“姊妹户”。

  春花嫂叫李春花,年轻时并不富裕,收过药材、卖过面。靠多年的诚信经营,获得2016年“中国好人”,她如今的名气,不是炒出来的,是拼力气干出来的。

  靠着热情洋溢的性格,李春花用12年的时间,把“三道井农家乐”办成了三家“连锁店”,并带动130多位妇女就业或创业。

  当农家乐选择“小而美”作为自己的定位,农民淳朴的服务必须成为重要的竞争力。起初,姐妹们都有点害羞,讲不了普通话、不会刷马桶、不知道怎么记账,这些,李春花都手把手的教。

  除了厚爱,也有严管。李春花要求,无论是厨房内的洗菜、做饭,还是厨房外的卫生、沟通,都必须按照酒店的标准来做。同时,不能向客人兜售家里的农产品,不许打搅客人。

  但李春花的诚信经营,不是每个人都有。随着农家乐的持续火热,“成长的烦恼”也逐渐凸显。

  就像火车站的出租车拉客一样,村民也站在村口拉客;一盘农家炒豆腐,有的卖到12元,有的卖到20元;甚至有的村民将提前在网上预售出去的房间,以更高的价钱卖给后来的游客……

  村支书胡平志急了,叫上所有的干部和办得好的农家乐,挨家挨户的做起了检查,发现了问题当场给出整改意见书。

  “如果都像春花嫂那样做出人情味,做好回头客服务,生意自然会好。”胡平志说,农家乐的发展不能各自为战,必须抱团发展。

  2017年6月,在县委的推动下,由李春花牵头成立的“朱家湾旅游协会”一挂牌,第一件事便是联合县上多个部门、当地有名的厨师,利用半个月的时间,参考三道井农家乐的菜价,为每家制定菜单。

  统一服装、统一菜价、统一讲普通话,陆续统一蔬菜配送。统一发展是为了让每一位走进朱家湾的游客都能看到,一个整洁的院落,一对勤劳的夫妻,一桌可口的饭菜,一张干净的床位。

  为远方的客人安一个舒适的家

  李磊清晰地记得5年前来到朱家湾的那天,天空飘着雪花,凛冽的空气让他突然意识到,好久没有体验过大自然真切存在的感觉。

  在西安打拼了一辈子,生活就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,退休后,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慢下来,便选择了收拾行囊,亲近乡村。

  这里烟雨蒙蒙、雾气缭绕;这里民房古朴,笑脸和善。被一股强烈的冲动驱使,李磊选定离景区8公里开外的几间闲置的民房办起了“97号驿站”。

  彼时,整个朱家湾的农家乐整体偏低端,李磊后来房价580元起的定位,丰富了市场,一到旅游季节,几乎天天客满。

  这是一座汽车主题的民宿,小型的图书馆、会客厅、后花园应有尽有。登上高出院子的大露台,眼前是连绵的山脉、小桥流水。客人们在这里喝茶聊天,在皓月当空的夜晚沉醉。

  周边的农家乐,李磊从细节上给他们教起,比如房间要配备洗手间、要干湿分离,床单不要铺花色的,客房里应该摆什么。今年,李磊计划只负责住宿,餐饮交给周边的农家乐。

  类似李磊这样的高端民宿,带给朱家湾的影响是多方面的,比如本地人才培养、旅游资源推广、土特产营销,这个过去鲜为人知的地方获得了更多高端人士的关注和驴友的驻足。从这个角度讲,民宿也是山乡发展的宣传队。

  与李磊的“冲动”不一样,阳坡院子则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投资。

  虽然起步较晚,但包含有中式、西式等不同的装修风格,一晚最高达2万元的阳坡院子,还是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“背包客”。

  2019年春节,阳坡院子就迎来了3个俄罗斯家庭在这里过了春节。致力于传播当地文化,游客在饱览美景的同时,还亲手体验了茶艺文化,做了当地小吃。

  当人们的理念从观光旅游向休闲旅游转变,阳坡院子的总经理邓有才,也从投资者变成了运营者。

  依靠牛背梁景区,邓有才找来当地“土专家”,按照习总书记“土、野、俗、古、洋”五味杂陈的乡村旅游发展理念,打造出集居住、体验、养老、度假、娱乐等多功能于一体的终南山寨。

  如果说农家乐是乡村旅游的初级版,是一种简单的、陈旧的、过渡性的乡村旅游;那民宿则是乡村旅游的升级版,是一种深度的、休闲的、度假的乡村旅游。

  看中了民宿的发展前景,村里也瞄准高端,打造集体性质的“老林公社民宿”,并鼓励农家乐进行整院改造,提升游客体验。

标签 - 朱家湾,乡村旅游,农家乐
网站编辑 - 王慧
人体艺术偷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