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密袁家村 乡村振兴模型的“制造者”

——袁家村模式,成为一个著名的商用标心

2019年06月21日 15:46:40
来源: 《当代陕西》 作者: 记者 李彬

  没有名山大川,没有矿产资源,也没有传统产业,青壮年外出打工,老弱病残守家。袁家村这个“三无空心村”的底色,跟中国许多村子并无差别。

  在没有任何专业团队的指导下,袁家村62户,286个村民,全民皆兵,硬是从“异想天开”到“无中生有”,闯出了乡村振兴的“袁家村模式”。

  成为全国唯一一个村景一体、全民参与的4A级景区。村民“户户有资本、家家成股东、年年有分红”,还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1000多名创客、一万多名从业者成为“新袁家村人”。

  罩得住外来创客的凌云志,拎得起本地村民的养家计,践行着壮大集体经济的初心。袁家村过去12年的摸索实践,与乡村振兴的内涵高度契合。在大时代背景下,闪烁出无数小村庄的民间智慧。

  农民与创客的命运共同体

  没有政府项目资金投入,也没有外部资本进入,更没有银行贷款和社会融资,袁家村四两拨千斤,用今天看来微不足道的启动资金,就撬动了“袁家村热”。

  面对再多投资商的巨大诱惑,袁家村从来没有在所有权和控制权上让步过。因为村支书郭占武认为,“乡村振兴不能以设计师、专家、政府为主体,一定是以农民为主体,实现共同富裕。”

  村集体所有土地,都是打包开发的,但所有权和决策权至始至终都掌握在全体村民手上。股权平分给每家每户,清晰可量化,让整个袁家村的村民形成利益共同体。

  但随着袁家村摊子铺的越来越大,外来创客与务工者的数量,超过本村土著居民的10倍。红利的蛋糕要如何切,才能既保证本村人的利益,又能喂饱“新袁家村人”呢?

  袁家村不收租金,但外来商户必须服从村集体的管理,给村集体分红。这一点既是底线,也是袁家村30个合作社的业主基础。

  曾经有商户生意好,不愿意给村集体分红,退出袁家村,结果生意一落千丈,后悔不已。

  但对有潜力的商户,袁家村在孵化推动上,从来都不遗余力。如今做酸奶的农户,原来是从家里养的3头牛起步。2007年袁家村引进他做酸奶,2010年时收入就排到小吃街前列。

  于是,村里决定把酸奶作坊升级为股份制公司,鼓励大家入股。但当时没人愿意“从自己兜里掏钱给别村人”。有村民为照顾村干部情绪,象征性的入了一两万,当年分红就拿到90%的回报率。

  虽然不是齐步走,但袁家村的许多优势项目,随后也都被增资扩股,扩大生产,孵化成大工厂。“前店”源源不断地流量导入,让“后厂”的产业收入也水涨船高。

  每天看着川流不息的游客,从自己门口经过,经营农家乐的郭宝庆心里美美的,“这样好,游客分流了,要不人累得招不住。”

  这样的“淡定”,是因为,袁家村不论谁家的生意好了,大家都得利。“分红多得很,弄不清。”郭宝庆看着分红到账的提示短信,嘴角不自觉上扬。

  哪个项目入了多少股,分得多少钱,村里许多人都分不清,但大家都知道,“入股真好!”

  袁家村全面推行股份制,只要是扎根袁家村的人,无论是外来人口还是本地土著,大家都有资格。70%-150%的投资回报比,刺激大家抢着入股。

  村党支部意识到,“走共同致富道路”的初心,不能毁在“马太效应”上。于是出台了“限制大户,扶持小户”的规定,用入股比例调剂来完成“二次分配”。

  30多个股份制合作社,都由村委会下属公司管理经营,形成一个大的袁家村城乡双创平台。所有进入平台的人,利益都被紧紧绑到“袁家村”这个IP上。

  这样一来,大家互为股东又互为经营者,齐心协力维护着袁家村这块招牌。每家商户生意的好坏,都关系到大家的利益,真正做到一损俱损、一荣俱荣。

  村委会定方向,公司来运营,协会来自治。袁家村的运营和管理成本,低到让很多学习者不可想象。

  一年接待600万人次的袁家村,整个景区管理人员不到五人。因为,村党支部就是游客服务中心,人人都是管理员、监督员、保洁员。

  “袁家村的口碑关系着我的钱包”,在这种荣辱与共的逻辑下,伴生出一种天然的监督体制,让每个不努力的人都无处遁形。

  “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”的股份化,已不单单是经济层面的相互渗透,更是责任感与归属感的高度凝结。

  危机感就是最大的前进动力

  在“袁家村”的IP价值被无限放大的背后,是袁家村原创模式的花繁叶茂,更是袁家村不断自我更新的结果。

  “在实战中学习,在学习中实战”,一期一会的“袁家村农民夜校”,正是在鼓励学习的氛围中成立的,积累起一批铁杆粉丝。

  4月26日,天刚擦黑,年近古稀的曹培峰卖完最后一碗豆腐脑,就关了店铺,坐在道德讲堂外的长凳上,等着农民夜校开课。“现在外国游客给我的豆腐脑竖大拇指时,我也能回一句‘thankyou’,让他们见识到我们小乡村也跟国际接轨了。”

  这句“thankyou”,就是曹培峰在袁家村夜校学到的。除了英语,夜校还有“民宿里的人情味”“为事业找平台,为经营找方法”“用照片为产品代言”等各类服务于实践的内容。

  “农民夜校是具有时代感的一个词,我们希望把它延续下去,并且赋予新的内涵和形式。”陕西袁家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车明阳说,袁家村夜校的很多课程安排和创意都出自她的团队。

  授课老师既有从外地请来的专家教授,也有村里经验丰富的经营户。对夜校分享者来讲,授课是沉淀、总结,而对村民来讲,是很好的提升和教育。

  “在践行乡村振兴战略过程中,不能只顾低头拉车,还要抬头看路,学习先进发展经验,取长补短,这样才能更好地前行。”袁家村夜校负责人郭奔说。

  除了在夜校的常态化学习之外,袁家村每年都会组织所有商户外出学习。国内旅游发展的好的地方,几乎跑了个遍。去年袁家村组织300人,分6批到日本去学习。

  “没有被服务过,怎么去服务别人呢?”王创战说,选择日本是想让大家学习日本人在服务上对人的尊重,在产品上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。“回来后发现全民素质大幅度提升,这比挣多少钱都有意义。”

  郭占武常给村里人讲,乡村旅游要低开高走、不断升级,否则不进反退。在他眼中,袁家村600万人的客流量是不正常的,能持续多长时间不知道,但未来很可能会下降。

  他判断,未来袁家村正常的客流量一年应该是300万人,这个数字也是比较乐观的估计。客流量下来了,村民的收入不能下来,要给他们新的发展空间和支持点。

  而一路走来,袁家村所有探索实践,都是在IP化“袁家村”这个品牌。外界把目光都聚焦在袁家村“业态升级”“进城出省”等台前动作上。而其实,布局“后台”的“农”字号产业链,也是袁家村的重要支撑。

  袁家村以乡村游起步,却在12年的实践中,形成了“三产带二产促一产”的发展体系。目前销售、加工在袁家村,种养殖在基地的产品比比皆是。

  袁家村,已经形成了一个IP下的两个产业。一个是以民俗文化和创意文化为核心的文旅产业链。另一个是以食品安全、健康餐饮为核心的农副产品加工、包装、营销和餐饮体验店的农字号产业链,且含金量越来越高。

  最不可复制的是村干部

  2007年,袁家村党支部换届选举,郭占武几乎全票当选。从父亲郭裕禄手中接过振兴袁家村的接力棒,他向全村郑重承诺,“要千方百计谋发展,绝不让一家一户掉队。”

  谋求出路,袁家村“两委”班子也曾到各地取经,还在媒体上发出过“20万元买点子”的广告。可专家学者实地考察后,回答基本一致,“袁家村根本不具备搞旅游的条件,建议另找出路。”

  郭占武却超越陈见,看到了专家看不到的资源,想从村民日常生活和乡村传统习俗中挖掘价值,提出打造“关中民俗文化体验地”。可基本全村人都持反对意见。

  “村干部要有事业心,我们要做百年袁家村。”郭占武先动员所有村干部和党员,一家一家上门做工作,他知道只有全村思想的高度统一,才能举全村之力,求快速发展之效。

  终于,在村干部的苦心动员下,袁家村62户人家,从两户起步,到现在全民参与,而且家家火爆。

  之后,袁家村不断进行场景革命,但不变的是,农民必须留在原地。因为在郭占武眼中,农民生活本身就是“景点”和“看点”。

  布局小吃街,村干部分片包干,到周围的村镇寻找最地道的小吃,挖掘最民间的厨师。吸引来周边10个村的村民来袁家村创业,就地实现城镇化,形成了“袁家社区”。

  为不给重复和恶性竞争提供土壤,小吃街确保“一店一品”,一种品类遇到几家同时报名,就搭起PK台,让大伙儿当评委,选出最好的一家。

  确定好六十家小吃的擂主,让厨师亲自参与设计自己的厨房,既保证是厨师最顺手的布局,还能让情景体验原汁原味。

  可初开小吃街,袁家村也曾有无客流的窘境。村委会拍板,厨师只管做,村里给发工资,这才让小吃街没有早夭。

  2008年,三聚氰胺事件爆发,食品安全问题成为全社会焦点。袁家村嗅到了危机背后蕴藏的商机,让“农民捍卫食品安全”成为破题点。

  袁家村开始对食品安全有了近乎苛刻的考量,食用油、面粉、辣椒、醋等原材料,通通只用本村产的。还将原来的手工作坊都升级成“前店后厂”的形式,让游客可以随时走进后院观看制作过程。

  为保证食材新鲜不过夜,小吃店不许摆放冰箱;麻花炸了三锅,必须重新换油;一旦发现餐具不消毒,停业三天;若是擅自采购外面的食物原料,会被立即取消经营资格……

  袁家村农民,还用起最原始、最接地气的方式,纷纷挂起“如果做不到食品安全的承诺,甘愿全家坠入乞门/降祸后代”之类的承诺牌,让神明来监督自己。虽然是野路子,却让袁家村捍卫食品安全的决心深入人心。

  在袁家村,所有与利益相关的事,都是群众优先。所有与付出相关的事,都是干部在先。任何一个在袁家村拥有权力的干部,都没有办法,也没有机会把自己的权力变现。

  袁家村生意越来越火爆,但村干部却始终是“权力零变现”。从最初全民反对到全民皆兵,村干部用时间和真心,赚回了村民对村党支部的绝对信任。

  之后的祠堂街、酒吧街、文化长廊、回民街等新业态的布局,都是超前定制,却在动员群众上基本没有费力,村民的思想随着钱袋子的充实而大大解放。

  村党支部也不断拓展袁家村的外延,从2015年至今,已经在省内开了14家城市体验店,最近还有了外卖和夜市业务。同时在青海、山西、河南等地投资建设了具有当地特色的民俗文化旅游小镇。

  “90后”选调生师馨一,从2018年8月底被分配到袁家村做村主任助理,“袁家村村干部的干事热情特别感染人,虽然没有在天黑之前下过班,但乐在其中,997也挺开心的。”

标签 - 命运共同体,袁家村,致富道路
网站编辑 - 张芯蕊
人体艺术偷拍